新加坡的尴尬

IMG_20160711_新加坡的尴尬
“夹在英语和方言之间,华语被多数学生及家长视为多余的负担,但是为了得到中学文凭,非得通过华文考试不可。这么一来,新加坡中学生努力学华文的唯一目的是:通过考试,以后不用再学。”

“结束后,主办这场演讲的教授说:听外国人讲热爱中文,叫我们深思,身为华人的自己有没有像她一样热爱过这门语言?”

“我慢慢开始明白,在这个极为繁荣的热带小岛,中文正处于很尴尬的位置上:多数居民是华人,政府则推出英华双语政策;可实际上,社会上地位最高的语言是英语。如今的新加坡年轻人,在朋友之间或兄弟之间,都是彼此说英语的。然而,英语在此地缺乏传统文化的背景,即使说得不错了,也很难获得深度。尤其当中国经济日趋发展的今天,炎黄子孙失去华语能力实在可惜了,因为他们不仅失去传统文化,而且失去工作上极好用的工具。”

“他是马来西亚人,读的是当地华人兴办的独立中学,由于马来西亚政府不承认独中的文凭,只好来新加坡读大学,毕业后留下来任职于政府“母语处”。原来,马来西亚的华文教育水平高过新加坡。这说起来都很矛盾:在马来西亚,华人只占总人口的三分之一;在新加坡,华人比率超过七成,却因为政府重视英语,华文程度要输给马来西亚。”

“主持人向听众说:听外国华文作家演讲,很清楚的是,新加坡的华语教育出问题,并不是教学方法出的问题,而是华语的社会定位出的问题;我们以前也讨论过,语言到底是工具还是文化的一部分,今天这一点也很清楚了,学好华文的外国人都对华夏文明着迷。”

新井一二三专栏:新加坡的尴尬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Please Do the Math      
 

*